秋风秋雨愁煞人

2020年02月10日 浏览量: 评论(0) 来源: 作者: 18汉一 阙铭茗
   “小住京华,早又是,中秋佳节。为篱下,黄花开遍,秋容如拭。四面歌残终破楚,八年风味独思浙。苦将侬,强派作蛾眉,殊未屑!身不得,男儿列;心却比,男儿烈!算平生肝,因人常热,俗夫胸襟谁识我?英雄末路当磨折。莽红尘,何处觅知音,青衫湿! “这首《满江红 小住京华》是秋瑾的言志之作,表达了她匡国济世的凌云壮志。每每读完这首词,内心总会被秋瑾巾帼不让须眉的英雄形象所震撼。
 
   “身不得,男儿列;心却比,男儿烈!”这四句是深入浅出的鉴湖女侠的自我写照,她运用“身与心、列与烈”两句四字谐音和意义不同的显著变化,来表达她的抱负、志向和思想感情的转变,正是上接“苦将侬,强派作蛾眉,殊未屑!”这两句进一步的思想发展。紧接着表明她是一个“算平生肝胆,因人常热”的富有感情的人,但却备受束缚,不被理解,不得不发出“俗子胸襟谁识我?英雄末路当磨折。莽红尘,何处觅知音?青衫湿!”这样的浩叹。
 
   秋瑾虽是女子,但却有一颗男子之心,所以能冲破家庭牢笼。平日她以肝胆相照,真诚恳切,但却不为世俗所了解,因此生活中常受折磨。离家以后,在大千世界中,她不知去何处去寻找知音。找不到知音,又将会受折磨。想到这一点,她不觉泪湿衣襟。这种担心和忧虑,真实地反映了一个革命者刚踏上革命征途的思想状况。
 
   秋瑾积极投入革命斗争中,决心献身就过事业。在留日学习期间,她写下了许多革命诗篇,慷慨激昂,表示:“危局如斯敢惜身?愿将生命作牺牲。”“拚将十万头颅血,须把乾坤力挽回。”在已知徐失败的消息后,秋瑾拒绝了要她离开绍兴的一切劝告,表示“革命要流血才会成功”,她遣散众人,毅然留守大通学堂。清军数百人包围大通学堂,她临危不惧,一面焚毁名册,组织同志转移,一面率少数学生抵抗,失败被捕。在公堂审讯时,她大义凛然,坚贞不屈,拒绝敌人一切发问。敌人又以严刑拷问,她答以“革命党人不怕死,欲杀便杀!”最后,敌人迫其在伪造的供词上签字,她仅书“秋风秋雨愁煞人”七字。秋瑾在绍兴轩亭口英勇就义,遇害后,遗体被葬在杭州西湖西冷桥畔。
 
    孙中山曾亲书”巾帼英雄”四字以志悼念。“江户矢丹忱,重君首赞同盟会;轩亭洒碧血,愧我今招侠女魂。”1912年12月9日孙中山祭拜秋瑾时如是说。
 
    秋瑾不朽的灵魂在漫漫长路的探索中孜孜不倦地寻求着,人的生命只有一次,而她的精神却得到永生。